小寨一棵草 发表于 2021-1-18 09:32:38

父爱 韩素红

父爱
韩素红

  那一年的冬天,雪多。我从卫校毕业,分配到县医院工作。月未休假,歇到了雪窝里。雪天没有客车,我走路去上班。
  我家距县城30余里,下午4点接班,吃罢晌午饭,我就准备动身。我穿好棉大衣、棉鞋,带上手套,用围巾把头裹得严严实实的。正要出门,爹从街上回来,推出自行车,非送我不中。
  爹是忙人,他在街上刻章,挣钱养家。我不让他送,是怕耽误他的功夫。爹说:“冰天雪地,无人做伴,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不亲眼看着你到单位,我在家也操心。”
  天上仍然有雪花飘落,路上积雪很厚,不见行人,也没有看见过往的车辆,只有路两旁的树上,不时有麻雀起起落落,洒下一地碎银。
  到了岭尖,是下坡路。爹让我稳稳当当地坐在车子后面,他骑上车,脚一蹬地,一出溜,车子顺着坡往前走。一阵又一阵的西北风,象刀一样的往身子上钻,我坐在车的后面,由爹的脊背挡着,寒风划过脸庞,已减少了几分威风。虽然手脚冰凉,心里觉得热乎乎的。
  爹喘着粗气,眉毛上也结了霜花,前面遇到一个大坡,我俩边走边聊。爹嘱咐我说:“上班对病人态度要好,看病的人都是遇到了难处。能帮忙,多帮忙。”我点点头。
  爹送我到了宿舍门口,掉转车子说:“我待早点回去,回家晚了,你妈萦记。”骑上车子就走了,我傻傻地看着他的背影,在雪花的飘舞中朦朦胧胧……
  如今爹已九十岁了,仍和母亲守护着老家,前几天回家看他们,提起那些陈年往事,他笑着说:“我都不记得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父爱 韩素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