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寨一棵草 发表于 2021-1-19 14:55:18

腊月的乡愁是那淳朴的民俗 姚学钦

腊月的乡愁是那淳朴的民俗
姚学钦


  腊月,是过去一年的圆满,也是迎接新春的前奏。到处充满着紧张、繁忙、愉快的节日气氛,充满着人们对美好未来的希望和追求。在国人的心中,腊月像冬日炉膛里不灭的炭火,燃烧着激情,点燃着希望,慰藉着心灵。

  迈进腊月,四处飘散着腊八粥的甜香。小时候,腊八粥,是对过年浓浓的期盼;长大了,腊八粥,是对年味满腔的怀念。记得小时候,腊八节一大早,母亲总会洗米、泡果,小火慢炖、逐渐升温;锅中沸腾翻滚,一碗腊八粥便熬好了,我们都会如期吃到母亲煮熬的腊八粥,香香的、甜甜的、黏黏的,色香味俱佳。母亲总说,吃了腊八粥,将来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想家。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后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淘麦子磨面,为过新年拉开序幕。母亲在粮囤里挖出满满一口袋陈年麦子,打一大盆清水,然后把麦子倒入盛着清水的盆子里,快速的用爪滤沿一个方向搅拌几下再反方向搅几下,待漩涡平静下来,捞取浮在水面的秕麦杂物,然后把淘净的麦子捞到筛子内沥干水分。母亲说:冬天不像夏天温度高,水分不好入敷,把麦子淘干净,稍微晾下,赶紧装袋,让水分慢慢渗入麦子,这样磨出来的面才既白又筋道。其实从进入腊月起,距离过年还有一段日子,家人就开始张罗着为过年做准备了。常常母亲在小年前,将家里的棉被、床垫和棉袄等晒满庭院,说是腊月里的阳光晒过后,这些东西就不会发霉。还有床单、被套都洗得干干净净,晒干后放进衣橱,以便我们回家过年时使用。

  “腊八粥,过几天,漓漓拉拉二十三”。腊月二十三是祭灶王灶婆的时候,家家户户会焚香点烛,以十二个沾有芝麻的祭灶饼来献祭,再用蜜枣来涂抹灶爷灶婆的嘴,以祈祷灶王,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祭祀后把旧的撕下来,等到除夕那天再换成新的。

  “二十四,扫房子”。在春节前扫尘,是中国人民素有的传统习惯。扫尘之日,全家上下齐动手,用心打扫房屋、庭院,擦洗锅碗、拆洗被褥,干干净净迎接新年。其实,人们借助尘与陈的谐音来表达除陈、除旧的意愿。新春扫尘有“除陈布新”的涵义,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晦气”统统扫出门。还有就是个人卫生,洗澡,理头。其寓意是新的一年里,喜事早来,顺利发财。再者就是正月不剃头,剃头死亲舅。其实不管杂说,都是人们对未来的期盼和美好心愿而已。

  “腊月二十七,宰鸡赶大集”。腊月赶集是人们最喜欢的一件事,在集市上什么事都可以办妥。年前不管买不买东西,也不管多拥挤,人们都会来到集上看热闹。这一天,家家户户还要赶集上店、集中采购年货。与平日赶集不同的是,腊月二十七赶集主要是购买年节物品,例如:鞭炮、春联、门神、香烛、水果、牛羊肉和新鲜的蔬菜等。到了腊月二十八九,集市上的物品会很便宜,到了年三十会更便宜些,因为货物要是卖不出去,商贩们便只能等到十几天以后再卖了,因为正月初一至十五,大多数集市要关门歇业,到了正月十五才重新开集。再者说,早点儿把年货卖完,商贩们也好早点儿回家过年。所以年前也是大集上交易最火爆的时候,忙碌一年的人们,这时候都要买许多年货回家过年。

  “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晚上熬一宿; 大年初一,撅着屁股作揖。”到了腊月,时临春节,千山万水隔不断游子眺望的双眸,皑皑白雪阻挡不了游子归家的脚步,在外的游子一个个归心似箭,行程匆匆,返乡与亲人团聚,释怀期望了一年的祈盼。千里万里旅途,不辞劳苦,只为心之深处那一份难舍的情思,那一抹挥之不去的淡淡乡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腊月的乡愁是那淳朴的民俗 姚学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