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850|回复: 0

美的律动

[复制链接]

4377

主题

8256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567
发表于 2018-7-13 08:5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的律动

◆刘景波

近年来,每次和朋友们徒步观山看水,最感兴趣的,就是欣赏大自然中暗藏的运动节律。比如山的起伏,水的波动,松鼠的轻巧灵活,老牛的笨拙缓行。大自然总是以它无限变化的丰富的节奏,打磨着欣赏者的眼光,让人对山水自然生发出无限的留恋。

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说,艺术上所有的问题,都是节奏的问题。不管是绘画、雕刻,还是音乐,只要美是运动,每种艺术形式就都有隐含的节奏。他还说,在中国艺术里,节奏的基本概念是由书法确立的。对于书法,我最喜欢的是行书。之所以喜欢行书,是因为它可以张扬不同的线条之美,用笔灵活,节奏感强。它可以楷草相间,结体自如,富于变化;趋之于草书的,有它的游丝牵连与灵动;也可以取法于楷书的端庄自如。整个章法结构中,其字形,可大可小,或正或欹,线条有起有伏,墨色可浓可淡、宜枯宜湿,能虚能实。因为没有一个固定的程式,自然就会显现出无穷的变化。还有它笔画间的附钩映带,连贯密切,活泼流动,如行云流水,那些极富活力的线条,呈现出文字生命的绚丽多姿与丰富多彩。

前不久,与文友去孟津老城王铎故里参观。面对王铎的书法碑刻,大家发出了不同的赞叹。不管沙孟海称王铎为“中兴之主”也好,还是林散之说他“自唐怀素后第一人”也罢,我感觉到沈鹏的评价最能让我入心难忘。他说:“王铎是一个生命力极强的艺术家。他将自己的全部生命融进那睥睨的古今,捭阖六合的书法中去。他那充满勃勃生机和动感的线条……变化不可端倪的连绵草,便是他炽热的生命与具有强烈表现力的书法艺术的高层次上的有机融合。”虽然没有深入了解王铎是如何修炼到这般层次的,一句“道法自然”倒是深受中国艺术家的认可。中国书法家想在笔下运动中学习模仿的,正是自然界丰富多彩的节奏律动。

苏东坡曾说,他的友人文与可学习书法甚久不见成功。后来,他独行山中,看到二蛇相斗,从其相斗的身姿律动中获得了启示和灵感,于是书艺突飞猛进。还说,另一个书法家是在看见樵夫与一村姑相遇于山间小径,悟出了节奏秘诀的。因为当时樵夫与村姑要让路给对方,二人当时都犹疑不定,不知当时谁该站稳让对方过去。那二人一时的前后闪躲,产生了张弛有度的节奏律动。据说这种律动使他生平第一次悟出了书法艺术的原理。

在过去,书法对文人而言,是从小就开始描红训练的基本功。横平、竖、捺、撇是书法线条,也是绘画元素,即人们常讲的“书画同源”。较典型的当数书法四大家之一的赵孟頫,曾在画上题诗曰: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他具体说出了画石用书法上的“飞白”皴擦,画枯木用古篆字的笔触,画墨竹则需要了解精通“永字八法”。

人世间再美的画也美不过大自然。自然律动的丰富性,感召着艺术的多样性,而多样的底蕴离不开创新。苏东坡的诗、词、书、画艺术成就是伟大的。比如他在画上,开创了“文人画”的先河。这一画派也叫写意,有的人认为其属于印象主义范畴。他曾评论说:“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所到。乃若画工往往只取鞭策皮毛,槽枥刍秣,无一点俊发,看数尺便倦。”他倡导画家必须运用其直觉的想象力,在心神上,画鱼,就要与鱼同在水中游弋,体会鱼对水流、光亮、风力、食物的反应,知道鱼之乐、鱼之情。这样,画出来的鱼才是活的,而不是死的。所以,苏东坡、赵孟頫之后,元、明、清的美学发展,绘画、文学、书法三者的律动互动已经无法分割,画家没有诗文底蕴,文学的追求从主题喻义,到诗文题字内容,都不是传统只讲技法的画家或书法家所能应付的。在“文人画”美学律动的主导下,“匠气”反而成为最低劣的品质而被嘲讽。

有人曾问启功为啥自己临帖总临不像,他说:“不像才是正常的,全像了,非但不可能,反而就不正常了。”因为书画技法容易得手,人的气质是模仿不来的。狮子蹄爪的巨大力量,给人以笔画坚定而圆满的启示;大山的骨节嶙峋,暗示笔画要强壮有力。每个人对此的体会感悟都不相同。

有时,律动的模式一旦成为一种固定模式,势必就会受到新的艺术势力的批判与怀疑。比如赵孟頫的书法,量多而质精,书风一直影响到元明诸家,在董其昌身上做了总结。清代金石派兴起后,传承了几百年的赵孟頫帖学风格才受到了质疑。

作家李洱回故乡和文学爱好者交流时曾说,作家的作品不能够重复自己,但不断创新很不容易。诗人李元胜讲他写诗就像采气,当偶遇到这个世界的奇异事物时,就必须调动全部的心智和语言天赋,才能对其进行把握,诗歌就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他的经验是写作是不断放弃的过程,放弃已有的诗歌知识和经验,一切都是从头再来。他写诗,因此就十分有趣、富有挑战性,并视之为常态。所以,他的诗常写常新,诗歌能获得鲁迅文学奖,并非浪得虚名。他和李洱一样,追求的是思想和艺术的律动与变换。

十多年前,我曾在《诗经》里的“在河之洲”上挖了一棵红柳,将其做成了盆景。十多年相识相伴,它告诉我,树木的生长具有顶端优势的特点。如果不加以控制,任其生长,它的律动就会野性十足,失去美姿与观赏的价值。它那美的律动,离不开摘芯、摘芽、摘叶、修剪。它的生命之美,虽由人为,但还得回归自然,正所谓师法自然。换言之,它的律动之美,本身要求剔除与美不相干、不和谐的一切景物。如八大山人的画,花、鸟、鱼、虫,用最少的线条和最少的墨,表现出最多的内容和最深的艺术内涵。

适逢酷暑,读《浮生六记》卷六“养生记道”,有一些心静自然凉的快感。作者沈复说他读《庄子》“养生主”,悟到了达观之士,无时不安,无处不顺。天人合一,没有得失。又读“逍遥游”,悟到了养生之要,在于闲放不拘,怡适自得。这些,也貌似生命的律动吧。

有消息说,有个地方将优秀的医生和教师配备充实到了乡镇,那里的人气就恢复了。这大概是社会的律动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8-3 20:47 , Processed in 0.0593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