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255|回复: 0

家世宅悟 谢玉民

[复制链接]

4358

主题

8237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478
发表于 2020-3-3 09: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世宅悟
谢玉民

  在漫长的人类发展进程中,瘟疫频发。就清朝统治的268年为例,仅河南省就有较大疫灾年份96个,即每28年就会有一年发生疫灾,其频度为35.82%。犹宣统、光绪、同治三朝疫灾更为频繁。其时,城乡各地瘟疫肆虐,哀鸿遍野,哭号连天。为求平安,各家各户除祈天拜神保佑外,尊医敬贤之风随之盛行。
  据族谱记载:清同治年间,孟津县城(今会盟镇老城村)东20里丁家材族人商议:村人合力兴建新宅并赠良田聘迎铁谢村精熟中医药的谢姓二老三门第17世孙谢磨头来本村落户,为村民医病保安。于是,吾高祖父磨头率其三个儿子五成、根成、来成迁居丁家村,成为丁家村村民。
  记得四五岁时,我跟着大人们去上坟时,手指跪拜面前的一个坟墓问:这是谁的坟?大人们面面相觑、一脸茫然。他们都说:那是咱家老坟,你只管跪下磕头就行,不必多问。当时,我以为是大人们不愿告诉我,却不曾知,其实,他们也说不清坟墓里埋得是谁。
  按理说,丁家村谢姓渊源并不久远,在千把人口的村子里,谢姓是名副其实的单门独户,大人们对墓主应知根知底,不过,他们确真不知,因为后来我听母亲说,那个墓穴是1958年开挖黄河渠时迁葬此处的。当时,挖渠人掘出一
  处墓穴,棺木与骨骸早已腐朽,难以辨认,幸发现墓穴中有一旧砖,旧砖上刻有“谢”字,挖渠人便找到村中我们唯一的谢姓人家,央求妥善处理。于是,祖父和我母亲、伯母三人便将这具无名骸骨迁葬于此。
  大概到了十多岁后,在乡邻的耳闻口传中,我将支离破碎的传闻归纳整理,渐知家世往事。
  大约在清同治某年间的一场瘟疫中。高祖父的三个儿子相继染疫身亡。高祖父含悲忍痛掩埋儿子后,义无反顾地奔波在全村抗疫前沿,竭力救死扶伤为村人治病诊疾,挽救了无数染疫村民。疫情过后,高祖父(人称谢先儿)声名大振,成为孟津东部(包括偃师西部、巩县西部)一代方圆几十里的名医。皆时,丁家村村南“谢先儿”居住的陋巷被人叫作“谢家胡同”。高祖父过世后,丁家村村民特在谢家胡同东口竖立起一幢石碑,褒扬“谢先儿”功德,
  高祖父痛失三个儿子若干年后的一个冬日,丁家村来了个约七、八岁模样的讨饭孤儿,高祖父闻知讨饭孤儿来自东乡百里外庙护村谢姓人家,怜其颠沛流离、衣食无着,遂留住数日。临别时,高祖父拿出旧衣旧鞋相送。讨饭孤儿千恩万谢、长跪不起。至此,高祖父便收讨饭孤儿为养子,那讨饭孤儿就是我的曾祖父。
  疫情之日深悟,多舛的家世与我们伟大民族的命运相一致,历经磨难而不屈不挠,生生不息且愈挫愈坚。我坚信,
  春暖花开挡不住,宅家的时日终将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7-10 15:23 , Processed in 0.05967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