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4089|回复: 0

父爱如山 秦玉梅

[复制链接]

4493

主题

8372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1051
发表于 2020-6-22 10: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爱如山
秦玉梅   

  父亲对儿女的爱是我们用心去体会的。

  父亲从不会用语言去渲染,或故意作样。哥哥病了,夜里发烧,他会慌忙从门背后捉几只蜘蛛,捣碎,用开水冲冲,让哥哥喝下,用土办法给哥哥治病。然后一袋一袋地吸烟,等哥哥烧慢慢退了,他才会去睡觉。父亲的爱是默默无闻的。

  大概三四岁时,有一次铁谢街唱大戏,我非要跟着父亲去看戏,那时是露天戏院,没有凳子。一晚上唱了近两个小时,父亲都是驮着我,坐在父亲的肩膀上,舒服极了。我尽管看得清清楚楚,也不过是看热闹,根本不懂剧情,看到高兴处,我还搂着父亲的头摇头晃脑,老父亲累得满头是汗,戏一晚上也没看成,却没一句怨言。小小年纪的我体会不到父亲驮着我是多么难受劳累。

  还记得一次看戏,看到一个武将拿一大刀,把另一个拿长矛的武将一刀“劈死”在地,我在父亲的肩上大哭起来,惹的周围看戏的人惊讶地看我。父亲吓了一跳,赶忙把我从肩上抱下来问原因,我哭着,说:“爹,咱走吧,我不想看打死人的戏,我害怕!”爹一听大笑起来,说:“那是唱戏,人死是装的,没死。”可在我的小心灵里,认为人是真被打死了,还想着自己长大可不敢学唱戏。

  我家后院有棵梧桐树,夏天结满了梧桐子,父亲把梧桐子当宝贝,自己缝制了几个小袋子,袋子口边穿根细绳,每年他都会装满一袋袋晒干的梧桐子,把口袋扎紧,偷偷放到我们找不到的地方。第二年春天青黄不接,我们饥饿难耐时,他会拿出袋子,给我们兄妹意外的惊喜。当我们吃着香喷喷的梧桐子,真真地感到父亲的伟大,考虑的深远。

  七岁时,我该上学了,父亲用旧床单布给我做了一个书包,还用一块红布缝在书包上作为口袋装墨盒。看着父亲戴着老花眼镜,一针一线给我做书包,小小年纪的我,当时对父亲非常感激。背着父亲给我做的书包,感到书包里装的全是父爱。父爱激励我好好读书,激励我认真做事,激励我尊敬老师,激励我团结同学……父爱陪伴了我的人生路。

  父亲的爱是无言的,父爱如山;父亲的爱是广阔的,父爱如路;父亲的爱是温暖的,父爱如火;父亲的爱是无尽的,拥有父爱的人是幸福的。

  父亲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读书做官”的思想较严重。我和哥哥们小时候,他经常给我们讲“凿洞借光”、“头悬梁锥刺骨”的故事,鼓励我们要努力读书。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他教我和哥哥们背诗:“斗大黄金银,天高白玉堂。不读万卷书,焉能伴君王?”还有很多,我记不清了。还讲我家历史上的事。可叹当时我家太穷,哥哥们都没上几年学,也只有我算幸运,所以我上学非常用功,这与父亲的教导是分不开的。

  二十出头,该找婆家了,父亲知道我和丈夫相爱,一天吃过早饭,他不吭声跑到丈夫的村子,找到一个老亲戚,打听婆家的情况。然后,又让这个亲戚带着他从婆婆家前门进去,后门出来,看了他家的院落。回来后,父亲睡了一天,两顿都没吃饭,我和母亲怎么问他都不吭声。直到第二天晚上,他才把我叫到跟前,说:“闺女,爹不是嫌贫爱富,可他家也太穷了,半个院子,连院墙都没有,弟兄那么多,他又是老大……”父亲说着,眼泪都掉下来了。我听后知道父亲是关心我,但自己涉世不深,幼稚、单纯,根本考虑不到居家过日子的复杂,最后也没听爹的话,伤了老父亲的心。现在想起来真是愧对了父亲,这山一样的父爱现在才体会得深深切切!

  记得在本村教学时,因我家人多住房紧张,老父亲已经七十多岁高龄,他不顾年迈体衰,在过厅屋门外的前沿下,用薄子(一根根红秫秫杆串在一起)给我围了一个小屋子,又用木板给我做了一张小桌子和一个小箱子,凳了一张床。父亲一辈子心灵手巧,他给我做的桌子和箱子不亚于成手木匠做的,桌子和箱子都用红油漆刷了一遍,崭新崭新的,小屋子顶上还用薄子盖上,周围都贴上报纸,一个严严实实的小屋出现在我家过厅屋门外东边的窗户下。我住在里边,心里装着沉甸甸的父爱,现在一想起来都热泪盈眶!

  写到这里,不禁想到1983年以后的日子。那时我师范毕业被分配到县城教学,每次星期天回家,走到村头,都会看到我的老父亲坐在村头的井台边(现在井已经被填平了),向我回来的方向张望,他在眼巴巴地盼望女儿。每当看到这一幕,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掉下眼泪。我慌忙搀起父亲,埋怨他,说:

  “爹,你怎么坐在这里?万一被风刮着受凉怎么办?”

  “不会、不会。”

  父亲说着,一脸地高兴。因为他盼回了他的宝贝女儿。我扶着八十多岁的父亲,也像我小时候,父亲扶着我一样,偎依着一起回家。行文至此,我已经泪水长流——

  我的慈爱的父亲呀!!!

  1985年4月,父亲永远离开了我!离开了他魂牵梦绕的这个家,离开了我的母亲及他所有的亲人,踏上了一条永远永远走不完的路……我给父亲写了一幅挽联:

  辞儿女赴征途征途千里远,

  日夜间盼父归父归在梦间。

  横批:痛断肝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11-24 13:50 , Processed in 0.05827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