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8988|回复: 0

遍插茱萸少几人 孙顺通

[复制链接]

4436

主题

8315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0818
发表于 2020-9-4 09: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遍插茱萸少几人
孙顺通

  高考,东良高中连续两年出了一个孟津县理科状元、一个洛阳地区理科状元。于是,一高校长王宗都点名要东良高中的几个教师,孙学礼校长死活不答应。王校长通过教育局将我和许铁汉的工资关系转到了孟津一高。孙校长只好听天由命。此后,朱俐、焦学锋、王群一老师也被调到县城。此前王文波老师已经从东良中学调到一高。后王群一调回老城高中任校长。县城还有东良高中调去的5位教师。

  王文波是我和许铁汉、焦学锋的老师,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和北京大学,曾在教育部和贵州民族学院供职。1959年,孙景云校长将其请回一中任教。孙校长讲:“王文波是孟津县教师中的凤毛麟角。”王老师为人谦和,一中任教时,大街上总是走在商户的房檐下,不想让学生为其行礼。1969年东良高中成立,王老师在那里教物理,负责创办校办工厂。校办厂是一张白纸,从设计到建厂房,从选取材料到购进设备,都是王老师夜以继日,风餐露宿在努力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1980年,新一高成立,王老师首选进入孟津一高,不仅教毕业班物理课,而且因其声望还担任了校工会主席。

  1987年2月,王文波老师不幸逝世,年仅57岁。他走了,留给了世人无尽的知识、可贵的品质、宝贵的精神,留给了国家一批优秀的栋梁之才。

  我和许铁汉、朱俐、焦学锋同学又同庚,和铁汉中学时一同演出英语相声。放假时,他装了一台矿石收音机,在两家之间用铜丝架起了一道电话线。他呼我“孙密斯特布朗斯”,我叫他“许斯特汉伊利夫斯基”。1962年我下放回乡,在黄河夹心滩种庄稼。邀铁汉暑假到夹心滩玩。晚上蚊子叮咬,我们将自己埋在沙土中,天气太热时蹲在大河中,在沙土中生豆芽,在床板上擀面条。把一头“卧那儿比起来的快,刮风比走路快,脊梁杆比刀子快”的病驴,喂养得膘肥体壮。1977年,听说邓小平要复出,我俩上到东良村南的独山上,说不完的话,讲不尽的梦想。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下山时,我恐高,他把我搀扶下来。参加工作后我俩三次同事。几十年交往中,没有拌过嘴。铁汉教高中物理,同学们喜欢听他讲课。1980年高考他教的学生曾有满分的好成绩。1989年我到一高见到铁汉,他说身体不适,恐怕是癌症。我以为那是虐语。他送走了那一届毕业生,住进了医院,再也没出来,年仅51岁。每逢同学们聚会问到许铁汉老师,我总是热泪盈眶,端上一杯酒,洒向许铁汉埋葬的方向。

  朱俐和我是初中时的同班同组,学校文艺演出,让我们小组出一个节目,10来个同学就琢磨出一个舞蹈——生产舞,自编动作,什么运粪、撒粪、犁地、除草、收割等。我们组全是男同学,于是,朱俐、许铁汉和我等打扮成老太太、小媳妇、大姑娘,观众给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如今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朱俐在班里学习成绩第一名。初中毕业那年,学校选拔最优秀的学生保送到师范。朱俐虽然学习好,但稍有点口吃,显然不符合当教师的条件,但还是被选送到洛阳师范学校。洛阳师范毕业后,他先后在雷河初中、东良高中、孟津一高教书。我俩两次同事。孟津县洛阳地区第一个理科状元,朱俐功不可没,他是那一届的数学教师。在一高教书时,朱俐获市观摩教学一等奖。几家民办学校高薪聘请他,但都遭到婉言谢绝。

  1997年秋,学校例会,从没迟到过的朱俐缺席,校领导到家中喊他,推门进去,他躺在地上,头上流血,四肢冰凉,人事不省。将其送进医院,他又大抽搐,舌头几乎被咬断,抢救一周后方才苏醒。出院他就要求上课,又累倒在讲台上。我陪他到150医院进行检查,发现是脑瘤,虽然作了切除手术,因病情严重终没好转。他记忆力明显衰退。事业心驱使他再三向领导请求上课,但未得到许可。1997年春节前夕,59岁的朱俐老师不幸谢世,我到其家中向这位教育战线的佼佼者、老同学、老朋友作最后的告别。

  县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焦学锋同志,我俩中学同学,他晚我一级。因为家庭问题没进大学深造,在焦作任教时,遭受拖拉机碾压而大难不死。

  1964年学锋来到东良中学任教。他文质彬彬,在农村几年读了不少书,满肚子学问。他心灵手巧,能安装缝纫机,会剪纸,还懂得一些医学知识。一直担任高中毕业班班主任,教语文。学峰讲课饱含知识传递,给学生了不尽的知识营养。他患严重的胃溃疡,仍坚持上课,实在无奈才进医院,将胃切除了四分之三。出院便立即上课。1976年国家几位领导人逝世,学校做了不少花圈,这些都是学峰同志的杰作,花型生动美丽。后来学峰在教师进修学校兢兢业业,办事特别认真。因其知识渊博,还常在书刊上发表一些论文,颇受读者喜欢。

  1998年4月,学峰在教师进修学校学习时,因心脏病突发而不幸逝世。年仅59岁。送别这位老同事、老朋友时,我深深地三鞠躬,对他表示无比的敬仰。

  从东良高中到县城来的5位老师,有4位已经作古,他们都不到退休时,便倒在了无尚光荣的岗位上。如今我孤独一人,教师节、重阳节将临,真有“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愿这几位兢兢业业、尽心尽力于教育事业,且颇有成就老师、老同学、老朋友在天之灵安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9-27 14:13 , Processed in 0.05739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