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3873|回复: 0

金谷潺潺水有声 不见绿珠唱秋风 张献芳

[复制链接]

127

主题

133

帖子

76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632
发表于 2020-10-10 09:2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崇(249年—300年),字季伦,小名齐奴。渤海南皮(今河北南皮东北)人。西晋开国元勋石苞第六子,西晋时期文学家、大臣、富豪,“金谷二十四友”之一。
    石崇少年时便敏捷聪明,有勇有谋,二十多岁就担任修武县令。后入洛阳任散骑侍郎,又迁任城阳太守。公元280年(太康元年),石崇因参与伐吴有功,被封为安阳乡侯。    
    石崇的兄长石统因事触犯了扶风王司马骏,有关部门受司马骏指使,上奏弹劾石统,武帝打算严惩石统,后又赦免他。因石崇没有上朝谢恩,有关部门想把罪名再加到石统身上。石崇便向武帝上表辩白,得以解脱。经屡次升迁任散骑常侍、侍中。武帝因为石崇是功臣之子,又有才干,非常器重他。
    不久,石崇被外调任荆州刺史,兼领南蛮校尉,加职鹰扬将军。石崇在南方得到一个鸩鸟雏,把它送给后军将军王恺。按当时制度规定,鸩鸟不能到长江以北,此事被司隶校尉傅祗所纠察荐举。惠帝下诏宽恕石崇,将鸩雏烧死于街市。
  石崇聪明有才气,但行为不检点。任荆州刺史时竟抢劫远行商客,取得巨额财物,富甲一方。后来被征召为大司农,因征召的诏书未到他就擅离职守而被免职。不久,被拜为太仆。公元297年(元康六年),出任征虏将军,镇守下邳。石崇有别馆建在洛阳的金谷,又名梓泽。他前往徐州时几乎倾城出动来,在金谷为他设帐饯行。石崇到下邳后,与徐州刺史高诞争酒互相侮辱。
    石崇的别墅也叫金谷园。他因与王恺争富,修筑了金谷别墅,即称"金谷园"。石崇因山形水势,筑园建馆,挖湖开塘,园内清溪萦回,水声潺潺。周围几十里内,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金谷水萦绕穿流其间,鸟鸣幽村,鱼跃荷塘。石崇用绢绸茶叶、铜铁器等派人去南洋群岛换回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等贵重物品,把园内的屋宇装饰的金碧辉煌,宛如宫殿。
    金谷园的景色一直被人们传诵。每当阳春三月,风和日暖的时候,桃花灼灼,蝴蝶翩跃飞舞于花间,柳丝袅袅,小鸟啁啾,楼阁亭树交辉掩映。明代诗人张美谷诗曰:“金谷当年景,山青碧水长,楼台悬万状,珠翠列千行。”此诗描绘出了金谷园当年的华丽景象。所以人们把“金谷春晴”誉为洛阳八大景之一。关于金谷园的具体位置,在孟津县送庄乡凤凰台村附近。
    据《世说新语》等书载,石崇的厕所修建得华美绝伦,准备了各种的香水、香膏给客人洗手、抹脸。经常得有十多个女仆恭立侍候,一律穿着锦绣,打扮得艳丽夺目,列队侍候客人上厕所。客人上过了厕所,这些婢女要客人把身上原来穿的衣服脱下,侍候他们换上了新衣才让他们出去。凡上过厕所,衣服就不能再穿了,以致客人大多不好意思如厕。官员刘寔(shí)年轻时很贫穷,无论是骑马还是徒步外出,每到一处歇息,从不劳累主人,砍柴挑水都亲自动手。后来官当大了,仍是保持勤俭朴素的美德。有一次,他去石崇家拜访,上厕所时,见厕所里有绛色蚊帐、垫子、褥子等极讲究的陈设,还有婢女捧着香袋侍候,忙退出来,笑对石崇说:“我错进了你的内室。”石崇说: “那是厕所! ”刘寔说:我享受不了这个。”遂改进了别处的厕所。
    石崇的财产不可胜数,宏丽室宇彼此相连,后房的几百个姬妾,都穿着刺绣精美无双的锦缎,身上装饰着璀璨夺目的珍珠美玉宝石。凡天下美妙的丝竹音乐都进了他的耳朵,凡水陆上的珍禽异兽都进了他的厨房。豆粥是较难煮熟的,可石崇想让客人喝豆粥时,只要吩咐一声,须臾间就热腾腾地端来了;每到了寒冷的冬季,石家却还能吃到绿莹莹的韭菜碎末儿。
    石崇曾与贵戚晋武帝的舅父王恺以奢靡相比。王恺饭后用糖水洗锅,石崇便用蜡烛当柴烧;王恺做了四十里的紫丝布步障,石崇便做五十里的锦步障;王恺用赤石脂涂墙壁,石崇便用花椒。晋武帝暗中帮助王恺,赐了他一棵二尺来高的珊瑚树,枝条繁茂,树干四处延伸,世上很少有与他相当的。王恺把这棵珊瑚树拿来给石崇看,石崇看后,用铁制的如意击打珊瑚树,随手敲下去,珊瑚树立刻碎了。王恺之后感到很惋惜,又认为石崇是嫉妒自己的宝物,石崇说:"这不值得发怒,我现在就赔给你。"于是命令手下的人把家里的珊瑚树全部拿出来,这些珊瑚树的高度有三尺四尺,树干枝条举世无双而且光耀夺目,像王恺那样的就更多了。王恺看了,露出失意的样子。 
    石崇与王恺都是西晋时期的官僚贵族,他们对百姓生活横征暴敛,视贫民若草芥,生活奢靡腐化,经常争豪斗富,曾以蜡代薪,做锦步幛五十里,以竞奢华。
    有一次,石崇与王恺一块出游,抢着进洛阳城,石崇的牛总是疾行若飞,超过王恺的牛车。这让王恺恨恨不已,于是他以金钱贿赂石崇的下人,问其所以。下人回答说:“牛车总是跑得快,是因为驾牛者的技术好,对牛不加控制,让它撒开欢儿跑。”于是,王恺仿效着做,遂与石崇势均力敌。石崇后来知道了这件事,便杀了告密者。
    石崇后来担任卫尉,与潘岳共同巴结奉承权臣贾谧,贾谧与他们很亲善。贾谧的外祖母广城君郭槐每次出来,石崇遇到时总先下车站在路左,望尘而拜。他就是如此卑鄙奸佞。
  公元300年(永康元年),赵王司马伦发动政变,诛杀皇后贾南风等人,贾谧(mì贾南风的亲侄子)也被杀,石崇因是贾谧同党而被免官。石崇的外甥欧阳建之前与司马伦有仇。因而石崇也遭司马伦嫉恨。石崇的爱妾绿珠,相貌美艳,善吹笛。司马伦的党羽孙秀派人去索要绿珠,石崇当时在金谷别馆,正登上凉台,面临清澈的河水,婢女在旁伺候。孙秀的使者将要人的事告诉石崇,石崇将自己的数十个婢妾都引出来让使者看,婢妾们都是满身兰麝的芳香,披戴绫罗细纱。石崇对使者们说:“从中挑选吧!”使者说:“君侯这些婢妾美丽倒是美丽,然而我本是受命来要绿珠,不知哪个是?”石崇勃然发怒说:“绿珠是我的爱妾,你们是得不到的。”使者说:“君侯博古通今,明察远近,希望三思。”石崇说:“不需要三思了。”使者出去后又转回来劝石崇,但他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孙秀恼怒之下,劝司马伦杀石崇和欧阳建。
  石崇、欧阳建也暗地得知他们的计谋,便与黄门侍郎潘岳暗地劝淮南王司马允、齐王司马冏谋划诛杀司马伦与孙秀。孙秀觉察了这些事,就假称惠帝诏命逮捕石崇与潘岳、欧阳建等人。当时石崇正在楼上宴饮,甲士到了门前。石崇对绿珠说:“今天我为了你而惹祸。”绿珠哭着说:“我应该在你面前死去来报答你。”便自投于楼下而死。石崇说:“我不过是流放到交趾、广州罢了。”直到被装在囚车上拉到东市,这才叹息道:“这些奴才是想图我的家产啊!”押他的人答道:“知道是家财害了你,为何不早点把它散发掉!”石崇无法回答。石崇和母亲、兄长、妻妾、儿女一家老少共十五人都被杀害。石崇时年五十二岁,葬于金谷涧(今孟津县送庄镇凤凰台村附近)。
    清代学者徐乾学:河阳金谷涧,涧水尚潺湲。当年开宴处,台馆不复存。缅想石卫尉,声势何燀赫。海岱置邮符,荆扬来贾舶。苍头衣绮裘,侍婢遗朱舄。锦障烂如云,珊瑚碎不惜。造膝结贾谧,望尘拜广成。富贵可长保,讵知祸患婴。多财信为累,三叹涕泪横。至今歌舞地,萧飒鸺鹠鸣。吾闻伏波言,贵者可复贱。盈冲无定端,瞬息市朝变。钱币宁祸人,物聚理必散。寄言夸毗子,豪华非所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10-31 09:33 , Processed in 0.05758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