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1979|回复: 0

父亲的老屋 大愚若智

[复制链接]

4495

主题

8374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1059
发表于 2020-11-11 11: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的老屋
□洛阳日报 大愚若智
  父亲的老屋也是我的老家,之所以称其为父亲的老屋,是因为它对父亲有着特殊的意义。
  周日,我照例回到县城去看望父母。到家后,父亲试探着问我:“你今天忙不忙,还急着要走吗?”
  “今天倒没什么急事。你说,啥事?”我答道。
  “你要是不忙,就跟我回老家一趟。老家平房顶上落的树叶子该清扫了。还有院子里的那颗柿子也该摘了。前几天给你哥打电话,他也忙,没时间回去。我老抓挂不住人。”父亲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恳求。
  听了父亲的话,尽管心里不是十分情愿,但还是应承下来,开车拉上父亲向老家跑去。
  几年前,为了生活方便,我们把父母安顿到了县城。家虽然到了县城,可父亲还是舍不了他的老屋,每月总要回去几次。老屋被父亲收拾得干干净净,院子里也种上了各种各样的果树和蔬菜,每到夏秋季节,整个小院蓊郁茂密,果实累累,看上去整洁清幽,一派田园风光。父亲知道我们都忙,老家的活儿从不指望我们,该种的时候一个人去种,该收的时候一个人去收。可这两年父亲明显老了,回老家的次数少了许多,除了地里的活儿还能干点儿,爬高上低摘果子的事只能望树兴叹,不得不请别人帮忙了。
  当父亲用不是很灵便的手将锈迹斑斑的大门锁打开之后,熟悉而陌生的老院子立刻映入了眼帘。时过寒露霜降,院内的核桃树、樱桃树、枣树、柿树的叶子尽脱,地上堆了一层厚厚的枯叶,仿佛是我与老屋之间的隔膜。整个老屋房门紧闭,窗户上缠了不少蜘蛛网,墙上的砖大都老化,紧挨地面的砖头甚至已风化脱落,显得老态龙钟、面无表情。父亲打开屋门,取出笤帚,我俩便开始清扫屋顶和院子里的树叶。
  细细算来,父亲的老屋已建成四十多年了。记得小的时候,我们家很穷,只有从祖上分家分来的三间老房子,一家三代人住在里面很狭窄。后来叔叔一家从山西迁了回来,我们只好到邻居家借住了好几年。那时父母就开始省吃俭用,搜集物料,东借西挪,说啥也要建起自己的新家。没有砖,父亲就领着亲戚朋友们拖坯、烧窑,再把砖一车一车从窑场拉回来;没有水泥,父亲就拉来生石灰,自己过滤制成熟石灰;门窗也都是请木匠用家里的木头加工而成的。经过半年的努力,砖箍的三孔窑洞终于落成了。后来,又在西边盖了三间平房,我叔叔一家人也搬了进来。父亲虽然很辛苦,但是很高兴,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见了四乡八邻也很自豪,好像自己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一样。
  在父亲的手里,院墙和大门楼随后也盖了起来,院子里的果树一天天长了起来,这个家也成了我们成长的乐园。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搬上吃饭的小桌,在树荫下读书、写作业。到了夏天,我们就把铺盖搬到平房顶上,在上面凉快过夜。秋天之后,我们爬上屋顶摘大枣,在院子里剥玉米、晒花生。这院子不知撒下了多少欢乐的笑声、打闹的身影和劳作的汗水。后来,我们一个个都走出了这个家,走出了这个村庄,但每当回到这里,总有一种牵挂和依恋,总能勾起许多美好的回忆。
  相比城里的新家,这个家就成了我们的老家。但对父亲而言,这个家永远是他的新家。父亲一生种地务农,没有什么大的本事,唯一值得自豪的是给我们建了一个家,又让我们走出了这个家。这个家就是父亲的纪念碑。
  父亲今年已经八十五岁了,他佝偻着腰,行动迟缓,犹如他的老屋一样饱经风霜、岁月斑驳。院子清扫完毕后,该摘柿子了。我从父亲的手中接过梯子靠在树上,开始一步一步慢慢向上爬。那一刻,我感到父亲手中的梯子是那样的沉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0-11-25 16:14 , Processed in 0.06600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