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
查看: 8517|回复: 0

梦里常忆赶会情 李国民

[复制链接]

4608

主题

8487

帖子

26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61526
发表于 2021-2-4 09: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里常忆赶会情
李国民
       我梦里常常走进故乡,走进了童年也就走进了故乡,而我第一次腊月赶会的场景,总能情不自禁的原版回放,想来也十分的有趣和幸运。
       我老家在黄河南岸的牛王庙村三道岭,是牛王庙村西部的制高点和老校长家。我本家的独眼老娘,由济源跨黄河嫁给我大伯为妻。老娘和邻居郭大婶,逢三逢八,每会必到,是我们村有名的会油子,同时也是"砍价高手”,因此,谁家有红白大事,常和菜买组合成“黄金搭挡”,事主省钱、省事、省心,她们自然受人待见、人缘好。
       老娘赶会如出灶房一样频繁,旧时的赶会,应该叫逛会看风景更合适,往往眼福远远大于口福的,看的多、问的多、买的少、吃的就更少。而我因弟兄姊妹多,若父母答应其中一个去赶会,往往会一石激起千层浪,我们几个会闹个鸡犬不宁,最后谁也去不成。原来父母也有难言的苦衷:一是怕耽误我们学习,二是父母土里刨食,手头没闲钱,常常为一日三餐发愁,而我们若一头扎入会场里,极象刘姥姥走进大观园,看啥都稀罕,见啥都想要,而扼杀原始纯真的稀奇,是件极其无奈和残酷的事儿。基于以上原因,我想随大人们赶会,比登天还难。而1978年农历腊月二十八上午十时许,我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时我们学校已放寒假,我因"受贿"父亲2个塑料书夹,便举起小手,自告奋勇在家留守看门,其它三兄妹则随父亲吃喜宴,邻村的大伯和老娘赶着牛拉车去王良街赶会,刚好我在门外的大场上推铁圈,我大伯大娘喊得脆甜勾魂,加上平常大伯偏爱于我,大伯就破例网开一面,大娘见机使眼色默许,我便顺势蹦上牛拉车,违心当了次看门护院的逃兵,我一路上欢呼雀跃、簸簸着来到了十里外的会场,第一次逃脱了大山峡谷的羁绊,我高兴得手舞足蹈。
       大伯把牛和架子车安顿好后,我忍不住跳上身边的拴牛石,举目由西向东扫描:哇!绵长的王良街y字型的会场,密密匝匝全是人,平视象流动的黑色森林,小手拉大手生怕走丢了,熟识的人或伫立噻喧,或老远打招呼、递眼神,就连陌生人和有过节者之间,也露出久违的期盼和笑脸,到处弥漫着过年的喜悦。沿会场缓慢的挪动,身旁的流动商贩象鱼一样穿梭沿街叫卖,而大多固定摊位依次展开:小巧灵珑的针头线脑,白里透黄的爆米花,花红柳绿的梨膏糖,五颜六色的针织布匹,口涎欲滴的牛杂汤,百货大楼摩肩接踵的人流,会场东边的白鹤霞院的萝卜、白菜,摊位面积最大。最热闹的当属卖大红春联的书店文具柜台,还有供销社售卖鞭炮的门市部,而春联和鞭炮是各家各户的春节首选年货,其无关家庭贫富和人口多少。我们随人流边走边看边转,总是问长短问价钱问产地,实际上由于大伯家中囊中羞涩,也是看一通后摇摇头离去,好在,大伯平时有主见,会滤事,卖了两只一尺多高的大公鸡,勉强割了块分层卤水白豆腐,买了三幅大红春联和门神画,还给我二爷买了半斤芝麻酥,也破例买了盆香气袭人的牛杂汤,他把一盆分成三小碗,我总算第一次赶会就喝到了人间美味的牛杂汤,热汤泡着酥软的大烧饼,狼吞虎咽般喝了个碗底朝天,小嘴吧唧吧唧反复回味荤腥,色、香、味、饱、美占据了我全部的感官世界,这给我后来和大伯最亲近、最贴心埋下了美好的种子,大伯去世时,我还披麻戴孝挽幡送他入土为安。
       如今,四十年过去了,大伯大娘虽已过世多年,王良街早已由”矮烂破"蝶变成了"高大上”,老家人的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虽说前些年,王良撤乡并入白鹤镇,但沧桑的王良街古会(农历逄三、八起会)、新兴的王良杂技等,还是因特殊的人文符号和价值,已深深嵌入周边人的血脉中,被原样保留和活化了下来,也给游子们抚慰乡愁和寻根问祖,找到了一方寄托灵魂的“自留地",我坚信,老家的乡村振兴一定会后来居上,锦上添花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孟津网 ( 豫ICP备11025940号 )

GMT+8, 2021-3-4 14:18 , Processed in 0.07914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