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一点通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146|回复: 0

牛仔和傻子的亿万财富布局

[复制链接]
致富经 发表于 2017-6-5 12: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致富经 于 2017-6-5 12:40 编辑

    他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他人送外号“甄傻子”。他个性十足,被称为南方最有实力的牛仔。他傻人办傻事,拒绝上门的十个亿!看牛仔和傻子,如何解开亿万财富迷局!
    今天我们节目的主人公有两位,他们一个在云南,被称为南方最有实力的牛仔,非常具有人格魅力,简直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另一个在东北,典型的东北爷们儿,但是却有一个绰号叫“甄傻子”,一个牛仔,一个“傻子”,这俩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敢用十多年的时间,搏一个十亿级的财富传奇。
    他叫刘明辉,这片牧场的主人。
    记者:我看您一吹口哨牛就过来。
    刘明辉:是啊,因为它们都是我的朋友。非常的高贵,所以这个牛的命名就是婆罗门。
    刘明辉:行了,行了,不要亲我了。
    刘明辉,被称为南方最有实力的牛仔,他的企业集咖啡,畜牧,餐饮,红酒四位一体,年创销售额6个亿。
    从一个光着脚的放牛娃到身家过亿的企业家,刘明辉被奉为传奇,可很少有人知道,刘明辉也几乎不向外透露的一件事就是他的这片曼中田庄园里的咖啡一直在赔钱,一赔就是将近10年。

财富的坚持1

财富的坚持1

    朱志宏:几年前要是见到我,我没有现在的笑容,每天都是为这个基地在发愁。
    记者:一直在赔钱?
    白场长:一直在赔钱。
    可就在2015年,这里的咖啡价格却突然暴涨,这个地方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曼中田,在傣语里的意思是河边的小村庄,这里也是刘明辉的咖啡庄园和牧场所在地。说刘明辉疯狂,就是因为他用了十年时间在这里布了一个局,让这个本来默默无闻的河边小村庄得到世人瞩目,还让这里的咖啡从赔钱到价钱暴涨十倍以上。
    刘明辉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1965年,刘明辉出生在云南普洱无量山上一个爱伲族的寨子里,每天的生活就是光着脚放牛,看太阳升起,看太阳落下。
    就是这个光着脚的放牛娃,在九十年代靠着咖啡出口贸易赚到第一桶金。他还在云南建立了自己的咖啡种植基地。
    刘明辉做人做事风格明朗,即使到现在,作为一个集团的老板,他都没有自己的办公室。
    朱志宏:别说你奇怪,我都奇怪。一到公司里面去开会,就没见着有个董事长办公室。一台电脑一个电话就是他的办公室。
    强烈的个人风格和对产品的高要求让刘明辉一路畅通,财富不断升级。可还是惹来了麻烦。
    而此时,远在3000多公里外的东北,一个叫甄殿举的男人正在饱受风沙之苦。
    这段视频是2008年拍摄的,这样的场面齐齐哈尔市的市民几乎每年都要赶上几回。
    市民:这地方都没法走道,除了泥就是沙子。
    市民:一刮风全是沙子。
    市民:就挂黄沙子呗。
    记者:每年都刮吗?
    市民:每年都刮。

财富的坚持2

财富的坚持2

    而如今,人们发现,昔日黄沙漫天的场面没有了。
    记者:这两年的春天刮风的时候你感觉到有黄沙吗?
    市民:好像没,要是不是那么太大的话感觉不到。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没有黄沙的。
    市民:这两年就没有了。
    这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齐齐哈尔市政府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之外,还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甄殿举。 除了是为市民挡住黄沙的功臣,甄殿举也是个有钱人。有人估算过,他的财富超过十亿人民币。甄殿举到底是谁?一个身家超过十亿的大老板?如果告诉您,甄殿举就在这群人中间,您能看出谁是他吗?
    不知道您是否猜对了, 他就是甄殿举。很多人看不出来他是一个有钱的老板。
    甄殿举:尖椒,辣。
    在员工心中,他就是一个爱吃大葱沾大酱的东北老爷们。
    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棘手的事,等着老甄去处理。
    这一万三千亩水稻,由甄殿举粮食合作社的十几户社员种,甄殿举统一回收统一销售。可好不容易等到了大晴天,这水稻到底该先收谁家的,让大伙吵吵起来了。

财富的坚持3

财富的坚持3

    甄殿举:正好咱们大家找到一起,咱们商量着来,商量一起平推过去。怎么办呢张厂长,再整几台车来。
    因为收割机数量有限,甄殿举决定10台收割机抱团儿,一起从东向西抢收,可地在西边的农户不干了。
    梁全生:那能行吗?平推他推完了,我们赶上雨天能行吗?那得分开。一家几台车。
    张德志:寻思吧。
    梁全生:那不行,一家几台车,分开。
    老梁的地在最西边,按甄殿举的方法他的地要最晚才能收。
    梁全生:要不我能有意见吗?
    甄殿举:他最后一个。
    记者:最后一个收你。
    梁全生:那可不,到我那得轮10来天去。
    记者:10来天会发生啥事啊。
    梁全生;下雨下雹子咋整啊。下雨趴了,下雹子给稻穗打没了。
    记者:那就没收成了。
    梁全生:那可不,绝产。
    大家争论不休,老甄也跟着犯难,可他还是坚持要抱团收割。
    甄殿举:一家一台车不可能,一家一台车,一下陷进去了 互相没有车拽,尽可能给你解决,多整几台车,快点收。
    梁全生:那行,安排车。
    老孔:其实老总说的也对,抱团,车要是陷进去,互相能牵引下。
    老甄也心疼社员们,这一年的收成就看这几天。
    甄殿举:辛辛苦苦,他们种地的时候可以说一个多月都不洗澡,衣服都不换。
    记者:咱现在已经有一部分损失了。

财富的坚持4

财富的坚持4

    甄殿举:对。
    社员:还洗澡呢,你看张总忙得穿一只袜子。
    记者:谁穿一只袜子。
    社员:看看,真的假的。
    记者:穿一只袜子。
    张德志:真的。
    记者:大哥你刚才说啥,你俩月没洗澡了。
    孔祥德:那可不,俩月不洗澡 真的。
    记者:忙活啥呢。
    孔祥德:排水,伺候地,真的,这是实话。
    最后经过商量,大家还是同意了十台收割机一起收割。
    甄殿举坚持要抱团儿收割,就是怕收割机陷进地里,旁边如果没车就拽不上来。可好好的地,怎么会那么容易陷进去呢?其实这万亩稻田,牵系着老甄的每一根神经,大家不会想到,这黄灿灿沉甸甸的水稻底下,居然全是沙子。
    甄殿举:看见没有。就这么点。
    记者:让我看一下,这么一层是腐殖土。底下就是沙土了。
    甄殿举:全是沙土,你比较比较跟这沙子是不是一样。全是沙子,见不着黑土,看见没有。
    记者:还是沙土。
    甄殿举:这么深了吧,哪有黑土。
    沙子里居然能长出水稻,老甄干出来的稀奇事可不止如此,因为他还得了一个绰号。
    王久成:人都管他叫甄傻子。
    王彩兰:都管他叫甄傻子。
    苏立话:说你真傻,还整啥啊你还整。

财富的坚持5

财富的坚持5

    东北的甄傻子和云南的牛仔,这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人,却做了同样一件事,那就是用十多年时间布下了一个局,这个局将带来十亿级的财富。
    2004年,为了给咖啡灌溉有机肥,刘明辉决定养牛,牛粪用来灌溉咖啡,牛肉用来出售。可让刘明辉头疼的是,精心养出的牛却卖不出去。
    刘明辉:我们要排酸处理,经过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的排酸,那么就是我500公斤的牛肉我经过排酸处理之后,五八四百公斤了,我只有400公斤了。那么我们的成本就高上去了,所以我们屠宰出来的牛肉卖不了,谁也不买。都是牛肉为什么你要卖80元一公斤,而人家才卖40元一公斤。
    这种情况僵持了几年,全公司上下都发愁,可刘明辉却只有一句话。
    刘明辉:我刘明辉,我们企业倒闭了我也不注水。后来我们屠宰场真的就关闭了。
    那么多牛卖不出去,到底该咋办呢?2012年,刘明辉决定,干脆自己开火锅店卖牛肉。没想到这个被迫做出的决定反倒让刘明辉成就了一番餐饮传奇,每年的销售额超过2亿元!
    刘明辉:好吃,好吃,很好。很好,很好。就保持这样。
    厨师:谢谢。
    刘明辉:一个字,正。做餐饮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正。
    一个正字,让刘明辉的餐厅赢得消费者青睐,短短三年,开了17家分店,生意越来越火。
    牛仔的餐饮生意一路高歌,可此时东北的甄傻子却只能坐在地上,抓着沙子痛哭,到底发生啥事了呢?
    甄殿举,今年59岁,上世纪八十年代下海经商,积累了千万财富。直到2003年,他登上一座岛,他的命就和这座岛系在了一起。
    江心岛,占地9.8万亩,位于嫩江流域,地处齐齐哈尔城市西侧,因为处于嫩江沙带,加上之后的过度开发,江心岛成为了齐齐哈尔市风沙的主要来源。
    汪孟国:沿嫩江整个是大沙带,所以说是非常荒凉。所以说齐齐哈尔市有了风刮卜奎,齐齐哈尔为啥风沙大,就因为有这么大沙区。

财富的坚持6

财富的坚持6

    2001年,岛上的一个国营畜牧场因经营不下去要承包给个人,甄殿举的大哥就是这个畜牧场的厂长,大哥找到甄殿举,希望他能承包下来,甄殿举答应了。
    甄殿举花了3000万承包下了岛,继续让大哥经营。前两年,他甚至没来岛上看过一眼。就在2003年,甄殿举第一次登岛,他差点崩溃。
    甄殿举:这一走,完了。我们就掉眼泪了,买的地方这是啥啊。死的心都有,那时候我就直拍大腿,咋这样。当时我也恨我大哥,我说你这地方咱们扯它干啥。
    直到登上岛,甄殿举才知道自己承包的居然就是整个城市的风沙源地。
    甄殿举:我当时这么想的,上面沙子底下是不是能有黑土啊,我就抠,抠啊,抠抠抠,越抠也没有黑土,越抠也没有黑土,完了眼泪就唰一下。这咋整。
    王彩兰:跟我那么说,他跪在那,他抓一把沙子。后来就说他傻,那个时候就说他肯定有病了,肯定犯病了,这人是有病了,抓着沙子呜呜哭。
    哭过之后,老甄做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决定:种树!
    这段视频是2004年4月17日,甄殿举开始在岛上大规模种树时拍摄的,那时的甄殿举和现在判若两人。12年时光,把老甄雕刻得一脸风霜,而就在这个视频拍摄的前四天,老甄的妻子刚刚去世。
    2004年4月13日,妻子离开了人世,去世之前她留下了遗愿。
    甄殿举:她说我要死了之后,能不能把我埋在岛里,我要看看你,你怎么栽得树,我说行吧。
    要在沙土地里种树是真难呐,这一种就是12年,他几乎种进去了半条命。
    沙土地干旱,吸水力强,加上滚动沙丘,浇下去的水到不了根,树根本没法活。

财富的坚持7

财富的坚持7

    树年年栽,年年死,甄殿举把其他所有生意赚的钱全投到了这里,大伙儿都看不下去了。
    甄殿举:说老甄头你别干了,老甄,你这半天,投资这么大,成活率这么低,这沙子,你单独治不了。我说你看看,因为你们都年轻,我已经这么大岁数了,你看看今后我怎么把它治理,只要我不死。只要我死了之后,你们也接着给我干。
    后来甄殿举又请来了当时齐齐哈尔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王树清来指导种树,并开始采用这种插箝法。
    甄殿举:浇水,直接,你看,进去了吧,这么一钻,眼儿出来,整成三个眼,这一钻,这水直接浇到根上去了。
    有人说,在这座岛上种一棵树,要比在东北的黑土地上种10棵树都要难。老甄一种就是12年,他说这些年他身上的风沙好像就没洗干净过。
    甄殿举:说老甄你脸挺干净,这耳朵里咋净是沙子呢。因为有些耳朵眼里洗不净,你看我都留个长手指甲,不怕你们笑话,我小手指甲都是留长的。看见没。
    记者:看见了。
    甄殿举:这小手指甲都是留长的。我总过来,总过来,你说要来客人了,我拿个抠耳勺在这抠好像不礼貌,我就自己坐车不管到哪,一抠啪一弹。
    老甄种树,最爱唱一首歌,
    甄殿举:兰考大地呀啊 一呀一青松啊嗯哎哎呀
    而此时的刘明辉并不轻松,自从2004年买下曼中田牧场,他一直在承受一个现实:这里的咖啡一直在赔钱。
    朱志宏:每天都是为这个基地发愁。
    白场长:一直在赔钱。

财富的坚持8

财富的坚持8

    刘明辉在牧场四周的山上种咖啡,可是因为山上树太多,咖啡的产量一直上不去。
    白场长:因为在树林底下种咖啡,树是长得相当好的,但是咖啡产量相当低,养不活工人的。
    刘明辉:普通的咖啡,一亩咖啡,国际上可以种到200公斤,但是我们曼中田的咖啡,一亩咖啡只能种50公斤。
    投入大,收获少,一直在赔钱,有人建议砍去多余的树,刘明辉却不同意。刘明辉宁可就这么赔下去,也不愿意提高咖啡的产量,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直到2012年1月14日那一天,情况出现了逆转。那天,刘明辉抱着一个外国人又哭又笑。
    那个外国人就是国际知名的咖啡杯测大师杰瑞米`维克福德。2012年,杰瑞米受邀来到云南,那一天,在刘明辉的工厂,集中了云南几十种不同产地,不同庄园,不同品种的咖啡,咖啡杯测要求就是盲测,除了登记员,没人知道被测评的这杯咖啡来自哪里。而当杰瑞米测到一杯咖啡时,打出了81.5的分数。
    朱志宏:然后我们测到160号样的时候,他打分就打出了81.5,当时我站他的旁边是惊呆了。
    记者:这81.5是什么意思。
    朱志宏:世界顶级咖啡的分值范围,就是世界著名的蓝山咖啡不外乎也就是在这个分支范围内。
    刘明辉:他说这个咖啡,查一查是哪一个,这个咖啡是我这一辈子喝到的极少的好咖啡之一。
    朱志宏:我是厂长我都不知道160号样是谁的,因为它是随机的。马上叫抽样员赶快去找,我说这个样品太好了。他就跑过去查,一查,他就抬着记录本过来给我看,160号对应的就是我们曼中田的,是我们自己的。
    刘明辉:我的曼中田,我的天啊,我都不敢相信。我们两个来个大大的拥抱,我们两个抱在一起。
    杰瑞米的打分让刘明辉看到了希望,紧接着,他种在曼中田的咖啡相继得到了国际上咖啡权威机构的认可,就在2015年5月,还得到了雨林联盟认证,这个认证让刘明辉的咖啡价格飙升!

财富的坚持9

财富的坚持9

    卢寒局长:国际上对于这种认证的咖啡,它有专门的拥趸。很多人就是专门,我就是要雨林认证的咖啡,青蛙豆。凡是通过这些认证的咖啡,那么它有专门的组织替你做推介,在国际上就有很多的粉丝,很多的人来采购它。它的价格比我们没有认证的咖啡,提升很大,有的是几倍的价格。
    2015年9月9日,记者和刘明辉来到曼中田牧场,刚进牧场,一棵倒掉的树让刘明辉非常心疼。
    刘明辉:这颗树倒了,下雨以后,这里我太注意保护树了。我是种树的,不是砍树的。你看这颗树经过我们整个设计,我们是把这棵树当作一个非常重要的景点。那么大的一棵树倒掉了。
    记者:因为下暴雨倒了?
    刘明辉:对。
    就是因为刘明辉对每一个树的珍惜和保护,才给曼中田的咖啡营造了一个雨林环境,生态的多样性和物种的丰富性才让这里得到了雨林联盟的认证,这个牛仔用四分之一的产量换来十倍以上的价格增长。
    截至到现在,刘明辉在全国有45家咖啡连锁店,30家火锅牛排餐厅,2016年集团销售额达到6个亿。
    而此时的甄殿举正在面临10个亿的诱惑。 2012年,一个开发商出10个亿流转他的岛,他不干。
    10个亿,老甄不为所动?其实,老甄真不傻。他已经在这座岛布下了财富的棋盘。
    2014年,甄殿举在岛上人工造田,两年时间,1万3千亩水稻在沙土地里拔地而起。2016年,水稻的产量达到6500吨,销售额预计两千万元。
    现在,江心岛从齐齐哈尔市的风沙源地变成了绿色屏障,这座岛也正在焕发生命与活力,甄殿举要把江心岛打造成集旅游,种植,养殖,中草药等一体的休闲度假宝岛,他要从黄沙里挖出黄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养殖一点通 ( 豫ICP备14009912号-3 )

GMT+8, 2021-8-1 10:08 , Processed in 0.03049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